章召忠

微博@十八年后要当广局局长
足球狗
育碧爸爸好
三体大法好

OMG这个身材好可爱好想日【

未来派野郎:

太好看了吧

Shoot you ❤️
想回家吃蛋糕啦。
最好是带着我的小动物一起。

雅狗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战狼二舰长
是北海本人了
冷静不下来

顺便
叉骨爸爸很有维德气质

好久没发过粮了。深夜调个色,借鉴上世纪末香港电影的调调。
看起来像是老司稷与傻甜白的故事,社会大鹅惹不起。
对了,上面图是张博的新剧“谜途”,长发造型特别痞气xxx
下面的图来源我还没有搞清,不过看起来是舅舅早年的作品(
老稷伏枥
志在白起

大概是又喜欢上女孩子了。
和之前的一见倾心不同,这次是久别重逢而生情。
我不再敢贸然闯入喜欢的人生活中了,初尝恋爱的余味太苦,苦到迈不出下一步。
和这个女孩子呢,大概是一年未见,一年前我只是很单纯的对她有些好感,想和她呆在一个空间的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嗯,昨天不算特别偶然的碰面,我想用拥抱表达重逢的喜悦,她却出乎意料地牵了我的手。
我当时表面上可是没任何怯懦呢。我只在无奈地猜疑她的动机:是普通女孩子之间表达友谊的方式还是我想的那样。
大概不是我想的那样。
然后我就任由这样送她回到教室,接着是许多故友惊讶地认出我——相覆的掌心被叙旧的人潮扯开。
连个正式的道别都没有,甚至没说句再见。

说起来这一年我真是变了特别多。
在社会身份迈过成年坎儿之后不久,终于遇到了所谓初恋,虽然比起同龄人实在太迟。
却在连朋友都不算的关系上被断了思念。虽然足够谨慎,字字句句在出口之前都要筛查一遍没有任何包含“我想追你”的情感,但仍然莽撞地把自己表露的太明显。幸好,在心中的欲望刚破土时我就给自己做了假设:
成功的概率不大,如果被拒绝,起码要让她知道,她很优秀,我这个颓废的家伙喜欢过她。
却没想到连这个最低的目标都没有达成。

不过转念一想,她在无意间让我认清了自己取向,我心存感激。若我想答谢她,大概不再打扰她是最佳选择吧。


所以,嗯,我这次一定要珍惜。

我这个拼图的脑洞什么时候能停 继昭白后又搞起了青山松柏的神奇衍生

“贪官污吏,民不聊生!有多少惩处多少!”
“我一分钱都没花……全给左庶长当伙食费了…还有那衣裳,总得买中原新款,洗的时候还得漂白加钱……”

脑洞有毒的我

两个小怪物之间的谈话。

我是一个广义上的利己主义者,特别标准的那种。
这个广义呢,指的是所有东西都可以当作利益的得失来看待,包括情感包括精神,当然也包括物质。
我送了你花我开心=我付出了劳动获得了精神利益 这有利于我短期情绪趋向积极
我从来不带任何纯粹的善心同情心地去帮助一个人,我在帮助时从来都是由于这个行为会给我带来精神稳定/这个人在将来会对我很有用 所以我付出劳动来维持彼此关系
从来都是。
很幸运我有一个和我思想高度契合的挚友,我可以当面对这个人说出来自己真实的想法,并且她还很乐意接受,发自内心地认为这是对她的褒奖。
我说的是
“我和你建立起长久的友谊,在我看来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你对我非常非常有用。”
她特别高兴我这样讲。

然而离开这段谈话,我们仍然各自都融入不进正常社会的普遍观念里。
只不过她伪装的很好,看起来是很正常的样子。
而我自己知道我的伪装能力比起她差很多,甚至会露出很多马脚。
所以我就干脆把自己暴露在大家面前咯。
我心里的小怪物孵化了。
她还没有。

黑皮相。

祁同伟逃到破落屋檐下时,是一身黑衣。
哪怕是疲惫不堪的空当儿,他都坚持穿着那黑色衬衫黑色长裤和衣而卧。
后来啊,据侯亮平回忆,那时候祁同伟给他留了句遗言。


“我如果死在这儿,火化时就别剩下这身衣服了,一起烧了吧。”

——我的罪,怕是不配再穿那警服了,这黑衣黑裤权当做我的殓衣。
以后清明,你们这些师兄弟不必给我祁同伟扫墓,实在愿意,就给那死在孤鹰岭的缉毒队长去扫。

—————————————
自习课听着一分钱的儿歌突然哭出来的产物。

祁花走好,盼着来世的你仍带着那股胜天半子的傲气。

深夜继续搞事
还是现代AU
毛茸茸的稷鹅和三件套婉君


老邢年轻时候超———水灵
我要是小稷稷 童年时肯定会一直揪着白大哥衣角赖在白大哥身上的 啊
上图来源张博微博相册
下图是周五王牌对王牌幕后花絮照
p2全图超好看 你们要相信我
那个腿啊 长的
我反正已经失血过多了
要白大哥亲亲才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