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召忠

微博@十八年后要当广局局长
足球狗
育碧爸爸好
三体大法好

十二年后 Vol.4 cp猪波 TKK追星向

十二年后 Vol.4

不行…po主懒癌又犯了,Schweinsteiger太长窝可以写Bastian吗?好的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
本章猪波刷屏,cp不适者请跳过

“Hi.”

“Lucas?”

Bastian一抬头就看见一个大大的AHA帽,再往下……

好像是一大袋法式长棍?

“这边有人吗?”

“暂时没有。”

Lukas顺理成章地坐在了位子上,往Bastian这边又凑了凑。

熟悉的洗衣液味道呢。

“Lukas你不是应该在解说席上吗?”Bastian拧开水壶盖,“留Thomas一个人,真的没问题?”

“专门为我留的位子我不来坐,就对不起这座位了。”

Bastian怔了一下。

“你…”

“Aha Basti,都四十的人啦,当年追Sarah的那点招数早就骗不了我这饱经沧桑已经沦落到解说员的前世界冠军啦ˊ_>ˋ”Lukas用儿子告诉他的话试着和Bastian进一步交谈。

“那么多年,智商终于涨了涨,我这个看孩子的也终于放心了。”Bastian也配合着他一起装傻充愣。

“谁是你孩子。”Lukas傲娇女王范走起。

“哟都青春期了?学会和家长顶嘴了?”

“想过带孩子瘾自己生去啊,别过几年你也成了Mesut那种蹭娃狂魔…”Lukas狠咬下一大截长棍,“你看我们家Louis刚18就打世界杯决赛,都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

“那又怎样,”Bastian像在自己家一样理直气壮地把刚才被Lukas咬过一口的长棍抽了出来,“爹都是充话费赠的。”

Google~Google~

“Basti?饿了?”

“有果酱吗?Nutella更…”Bastian还未吐出最后一个字,话音戛然而止,“我竟然忘了…抱歉。” *

Bastian察觉出气氛的尴尬,低下头开始小口小口啃着长棍。

唉…连摄影师都看不下去上卫生间了,这俩老的褶子加起来比Miro还多的老男人就不知道什么叫秀恩爱死得快吗!”Müller一边吐槽一边给镜头挪了个方向。调整好三脚架后,Müller掏出望远镜,对准秀恩爱的那对偷窥去了。

“Poldi你就算条件再艰苦也不能让你男人一起受罪干啃长棍啊,还能不能好好当第一夫人了。诶不对?!”绿眼睛被死死压在望远镜这头,那头的狗男男却突然消失了。



Lukas低下头,钻进了Bastian的外套,一只手则将Bastian的猪脑袋(?)按下去。一系列动作极为娴熟,从头到尾没超过三秒钟。

“Lukas你……唔里嘎哈!”

Bastian还挂着面包渣的嘴被Lukas一把捂住,然后Lukas迅速将双臂环在Bastian颈部,身体则借着Bastian的位置向前微微挪动…Bastian不自在地闭上眼伸出舌尖准备舔掉嘴角的面包渣——

但感觉到的并不是粗糙的颗粒,是湿滑的、鳗鱼一样柔软的……是Lukas!

“这样就不难吃了,Basti。”

舌尖相触,紧接着便被Lukas有些许干裂的双唇黏住,Basitan忽然回忆起了二十年以前的夏天。

在那段童话的尾声中,烟火在斯图加特的夜空中肆意绽放:他们把划过天空的火星当作流星雨,在众人离去的晕影之后、在天鹰座与天琴座最亮的恒星相会的瞬间,他们偷偷地对视、相拥、然后浅吻。

Bastian正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大脑中突然闯进一句Müller赛前对他说的话。

“这么长的童话,再不结束就真的没人看啦。”

Lukas双颊被Bastian捧住,刚刚还掌握着主动权的他很快就无条件投降,任凭Bastian舔舐他的唇齿,将两人的唾液充分混合,从狭小的唇缝中渗出。

“Bastian,仅仅写个结尾,你竟然花了二十年。”






Müller一脸不耐烦,“啪”地把望远镜摔到座位上,蹦跶两下,碎碎念准备帮工作人员捡球去。

“今天这草皮不错,夺冠的话我去蹭两脚。”

“河南人你们就准备着再当一回无冕之王吧哈!哈!哈!”

“以后可以穿红色队服上面印着五颗星!”

“十多年了还有人穿老头子的11号来看球,还坐教练席正后面,罕见的不是一点半点。啧啧啧……”

Müller脚下一顿,蹭蹭蹭退回两步,扭头一瞥——这人脸怎么那么宽?再仔细看看,那不是…

“Hey Toni!”

【TBC】

评论(9)

热度(22)

  1. Harveryl章召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