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召忠

Fairy Tale上中衔接篇

这点太不符合整体文风,OOC+吐槽,so不列在上中下之内,到最后整理的时候我会把它分成两部分放在上、中里的

“What The Fuck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啥啊!!!”

“噗…哈哈哈哈哈!”36岁的老头子这么对待一个24岁的小孩真的合适吗…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褶子叛逆伤透我的心,你的笑声就像褶子刻在我心底,穆勒儿真的很受伤)

Müller犯不上和老头子继续冒傻气,二话不说往玻璃门上一抹鼻涕转身大步迈进星巴克。

Müller直到收银台前才察觉出,魏尔海姆唯一的这家星巴克此时竟显得有些惨淡。消(ceng)磨(wu)时(xian)间(wang)的文艺青年们早在天黑前捧着没喝完的咖啡匆匆离开了座位,学生放学的时间也过了。早些时候,他曾看到三五个学生结伴而行,和他走着同样的路线,共同喝着一杯最廉价的咖啡,拖着比书包轻不了多少的细长背影。而现在,细长的背影也将被黑夜这最大的影子稀释掉,只剩Klose陪着一摞晦涩难懂的专业书籍。

Klose这样,有点像…就是那种刚和年轻女友分手的老男人…就那种意思吧。

冬青色围裙的年轻女孩手撑大理石台面,“我们的大英雄Müller回家啦,要点什么?”一尘不染光滑的台面反射着些许金属光泽。

“你…阿嚏!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是老样子就行,对了给我点纸巾我好像是有点感冒,”Müller边吸溜鼻涕边转身瞄了眼Klose,不出意料的,Klose也正盯着他,“算了…一杯热牛奶吧,一定不能放糖。”

冬青色围裙:“什么时候一睡觉就闹腾的Müller也开始放弃咖啡了?”

米切黑大魔王:“Müller我看你敢喝一口咖啡。”

两分钟后,Müller咬着嘴唇鼓着腮帮子翻着白眼,“咣当”把牛奶砸向桌面,Klose眼都不抬,继续没事人一样读他的教练手册。

“Miro!”Müller喊道,“Miro你把书放下看我一眼行吗Miro!”

“再等一分钟,Thomas,”Klose将面前最后一点牛奶喝干净,“一分钟。”

Müller撇撇嘴,开始嗡嗡嗡嗡数倒计时。“60、59、58…”

Podolski百无聊赖地翘着兰花指,指尖掐着搅拌棒在咖啡奶泡上画画。

“43、42、41…”

Podolski放下搅拌棒,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37、36、35…”

Podolski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进咖啡奶泡里,因为它震了一下,而手机摔到了地上,“咔吧”。

“29,28、27…”

Podolski艰难地钻到桌子底下。还好手机没事,不过,手机壳碎了…Podolski新买的德国队四星限量版7号球衣手机壳。

“22、21、20…”

Podolski按下电源键,一条新消息。

iMessage:“Poldi我是姥爷,不是Mesut*ˊ_>ˋ那个印着‘跳舞的小人*’的帽子挺好看不过你不觉得戴上去像福尔摩斯迷吗”

卧槽默特萨克你知道你都干了些啥吗!我的限量版手机壳!DFB内部发售你造吗!

“16、15、14…”

Podolski小心地拾起手机壳的每一块碎片,然后他好像听见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AHA,谁倒计时呢?这声听着怎么那么熟…唧唧歪歪的感觉像是Thomas啊?”

“9、8、7…”

Podolski准备去看看,走之前不忘戴上AHA帽。

“5、4、3、2——”随着倒计时结束的接近,Müller数数的声音也一次一次放大。Podolski咧开大白牙,嘴角弧度很奇怪。

“1!!!”

“AHA!”

“What The Fuck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啥啊!!!”

Klose将双子星的照片当作书签夹回书的内页,对Müller又一次受到惊吓扯着嗓子大喊的行为轻笑着摇摇头。然后他端起桌子另一头Müller基本上没碰的牛奶杯,放到唇边时动作戛然而止,停顿一下后转而将少量牛奶倒入自己空荡荡的杯中。

啪嗒啪嗒,牛奶拍打杯底;啪嗒啪嗒,落地的双层玻璃之外,被冷风催促的脚步声匆匆。

Klose又喝到见底。

评论

热度(11)

  1. AMen章召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