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召忠

微博@十八年后要当广局局长
足球狗
育碧爸爸好
三体大法好

【章北海x丁仪】旧梦

超短略虐,清水Bromance向,无恋爱情节
用了原著的桃花梗//////



十五个小时。章北海难得睡了这么长时间,或许是名为责任的重担放下,使其三十多年加上两个世纪的疲累一夜间涌上心头——长达十个小时的梦境证明了这种情况。从“唐”号停工,太空军正式成立的那一天起,章北海在睡眠里几乎从未做过梦;也是从那一天起,他开始攀登他责任的阶梯。
这个现实主义者在他可能是最后一次,也是最安稳的一次睡眠里让感情占据了思想。
章北海在梦境里回忆往事,与他的父亲,与吴岳,与他的妻女的往事。然而他们的记忆却只占据了一小部分,十个小时里,有九个小时梦见的竟是丁仪,丁博士。
他梦见冬眠前那些沉重的日子里,他与丁仪在核聚变热量催开的桃花树下,不止一次的对话。那些对话在后来的历史里一次未提,包括智子,包括星舰文明,也包括地球文明博物馆,那个人类的墓地,都像是刻意被遗忘了一样。

因为他们的对话总是以眼神交流为结束,只有那株反常的桃树能铭记这一切。初夏时节,胭脂凋落,花影融于繁密的叶影下。丁仪常常是带着喝了一半的白兰地——当然同时也带着他,清瘦的身躯倚着桃树皴裂的树干,谈笑间,论世间万物。
临行之际,丁仪从桃树身上挣出来,将手中的玻璃瓶递给章北海。液体所剩无几,迎着暮光,竟有些桃花色的火彩。
丁仪口中低语:“西出阳关无故人。”

两人眼神交汇。丁仪的双眼里是平静,“末日之战不可能胜利的。”
“你逃亡吗?”
丁仪摇摇头,梦境里他半长的头发四处飘摇。
“我陪着我的物理学。”

梦里,章北海饮尽离别酒,暮光垂沉,藏下二百年岁岁开不败的花枝;
梦外,丁仪了却平生夙愿,烈火迸发,化作古战场久久散不尽的尘埃。

西出阳关,再无故人。

【END】

似乎是我第一次深夜报社诶(=゚ω゚)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