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召忠

【独普非腐向】【语文课作文】叫我如何不想他

德国国庆节快乐!

没错这是我上周也就是上高中以后写的第一篇作文,题目【叫我如何不想ta】简直脑洞大破天。
然后莫名得了全班最高分…
so改了改,在我同桌的怂恿下发撸否(谁脑洞大到把作文发撸否啊喂ˊ_>ˋ

由于作文题材及字数限制,文笔超渣,且有很多不符合官设的地方,如有不适请关闭
路德和普爷工程师设定,非国设(作文写国设会作死的
come on

叫我如何不想他
——摘自德国工程师路德维希的回忆录

1989年11月
柏林墙倒下了!倒下了!
此刻我的手指在颤抖。依托着一墙之隔的团聚哭泣声和游行欢呼声,我来到悉心照料的花园里,矢车菊正开得灿烂。我用手杖拨开植物和蜜蜂的纷扰,一些特制布料、麻绳和泥土混在一起被挑出来——同样被挑出来的还有一段灰色却斑斓的历史。
那是1961年,一个盛夏,东柏林的道路两旁盛开着夏花。那些花与我花园里海浪般的草本植物重合到一起的时候,总能想起他。基尔伯特,我的哥哥,最伟大的工程师和热气球飞行爱好者——至少我这么认为。
那天我们像往常一样,我早起给基尔伯特准备早饭,然后在他穿错裤子的惨叫声中扯着他的衣袖冲出家门一起奔向工厂。到下午五点后,我例行光顾街角的面包房,然后在住处搬出厚厚的图纸和成卷的油浸过的布(在东德只能找到这样的替代品),基尔伯特则钻到后院升起热气球。
但那天基尔伯特却没回来。他彻夜而归,皮夹克上淋着猩红带有铁锈味的液体,眼眶红着,与这种狼狈相不相称的是他手中捧的一盆矢车菊。
“路德,来不及了…明天我们必须逃…!”那时他的声音即便刻意压低,也听得出明显的嘶哑和虚弱。

我和基尔伯特正在计划逃亡,到西德去,到慕尼黑去,我们的家在那里。

我急着把他扶进屋,他却推开我,用尽余力将那盆矢车菊塞到我怀里,道:
“柏林墙今天开始戒严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那天去了西柏林,寻到了我们的热气球最后的加热装置——就藏在那盆矢车菊里。
语毕,他便踉跄着迈过门槛,向后院走去。在中途他昏迷倒下了几分钟,我俯身查看,他正浑身发热,包裹着浓重的铁锈与火药味,唇边还残余着干裂的血痕。我至今不知道,也不愿知道他是如何从铁丝网与荷枪实弹组成的重重关卡中突围出来的。在柏林墙倒塌以前,我不愿再回想起基尔伯特的每一个瞬间!
那是个不眠之夜,基尔伯特与我强撑着精神安装完了加热装置并检修了所有的零件。我与他手覆着手,启动了我们一生最为之自豪的作品。然后他爬下绳梯,去做飞行前最后的工作,砍断缆绳,然后他再登上吊篮,我们一同回到慕尼黑。
一根。“路德你知道这个气球有多棒吗!本大爷因为这个补了好多气候学的课!”
两根。“路德我们回去之后一定要去啤酒节!”他大笑着说,银发在深夜火光里像天河。
三根。“路德你把那盆花栽到院子里去吧,它可是大功臣。”他指的是那盆矢车菊。
在第四根绳子将要断裂时,我听到斧子落地的钝声,基尔伯特倒下了。该死的,我将会记恨这个瞬间一辈子。当我意识到这个事实时,热气球已经摇摇晃晃载着我升空,再无后悔之日。
记忆中加热装置蒸汽扭曲的视线渐渐地与夕阳重合到了一起,矢车菊在怒放。时间已流逝那么长那么远,我如何才能不想他,不想我们夏花般短暂而灿烂的年少时光,不想时隔三十余年我未曾见过的银发变白发,不想他没能看到我们的热气球升空后俯瞰欧陆的壮观……算了,一切都已过去。
柏林墙已不再阻碍基尔伯特归家的路,忘记那些吧,它们已不再重要。

我俯身为他摘下一束矢车菊,穿过倒塌的墙。
【END】

评论(5)

热度(28)

  1. 鲶六章召忠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