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召忠

章北海x丁仪【海姨】同居三十题(完结)

于是我还是没有写肉。
我有罪…
可能是天生不适合当文手…经常跑题所以这次的肉,抱歉了qaq
作为补偿把求婚多爆了点儿字数…可以接受吗小伙伴们

29.意外的求婚

章北海远远地站着,站在初雪化成的水洼边缘,他低着头,一直看着军靴皮面沾的泥泞。
他在等太阳光抹过地平线上逆光的人影和树影。

核聚变基地的桃林在第一个秋天反常地开了花儿——在基地周围这类的反常倒也不足为奇,只是丁仪这段时间的心情变得特别好,一改以往受萧瑟秋雨影响的颓废。
章北海注意到丁仪今天束起了长发,这很少见。
“你比我更适合桃花啊…”
他双眼凝望地平线,一声地平线那头听不见的,低声感叹。

章北海摘下军帽。
泥泞的脚印渐渐延伸到远方。
丁仪剪了一枝又一枝桃花,估摸着差不多了,便举起来对着阳光;另一手伸到脑后,解开发绳,给潮湿的枝叶系紧了成一束。
他犹豫了瞬间,欲转身又回还!——身后的暖意逼回了丁仪的冲动。

章北海忽然从背后环住丁仪。
“别动,”他拨开丁仪散乱的发丝,将头埋进丁仪后颈;鼻尖微凉,激了丁仪一个寒战。
章北海肆意嗅着丁仪身上烟草的气味,那气味里似乎沾染了花粉;飞过舰载机的眼睛捕捉到白衬衣领口处不经意间漏进去的桃花瓣儿,像是前夜情事的印记。
思想龌龊。

丁仪垂下眼睑,后颈另一人的气息宣告他并不完美的计划失败。挣脱军人挟持似的怀抱,他转身,花瓣在惯性下围着他们飘了一圈儿,像西洋画描了金。
单膝跪地,凝视的却不是深爱的人,竟是那远处寥廓天际。长发掩藏的目光,出乎意料地像两百年后罗辑在墓园的威慑。
他故意要让智子知道。
章北海一笑,俯身接过桃花,“怎么,向我求婚吗?”
实话说,章北海此时的内心是激动的。
丁仪什么也不说,只阖上双眼,落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慢慢消失。
当落日的弧终于熔化为一点,花束被接过,丁仪道: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眼神的交汇说明了一切。
飞禽队列扫过穹顶,掠过一轮明月。天色已晚,暮光里相拥的人影模模糊糊分辨不清。
“我爱你。”


他们从桃花林回到泥泞的路边,章北海打破良久的沉默。
“在想什么?”
丁仪摘了眼镜,出神地望着市郊难得一见的明月:
“我们是不容存在于这个纪元的!”
“可你看啊!”章北海举起那“定情信物”道:“这花也是不合时节的,它们…”
“它们照样在开放!”
两人并肩,相视一笑,看不见的背后有十指相扣。

30.滚床单

夜深了。
他们胸膛相贴,依偎在纵情后的床上。
丁仪亲吻着章北海的眉心,章北海梳理着丁仪的长发。
宇宙很大,生活更大,你我于危机四伏间共生,或许是自然的选择。

END

我!填!坑!了!
从八月到十二月我也是够磨蹭…
期间也是住校断网也是各种身体原因有好多脑洞都无法具象化,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我懒(。
谢谢一直以来给我点小红心的小伙伴们!!!
我们下一个坑见!(我尽量还是写段子吧)
嗯就这样!消灭人类暴政!地球属于海姨!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