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召忠

微博@十八年后要当广局局长
足球狗
育碧爸爸好
三体大法好

丁仪群第一次100字接龙产物【意外的可以读

感谢参与本次接龙的小伙伴们!
接龙是盲接x每个小伙伴只能看到上一个人的文段
所以产物很奇怪x



开头引自人民文学

许多日子像雪一样在水中无声地融化,不留痕迹。个别日子则像船一样在时间的河流上航行,从过去驶来,愈来愈近,愈来愈清晰。
阿风
  而如果这条河逆流……
  星图盘从碎裂完好如初,倒溯数千年时光直至重归陶土;白发褪去被黑发覆盖,老者在青春中注视胎儿回到母体离开世界;桃花回到枝上,章北海的唇离开丁仪额头,直到深情变为陌路。
  可是那又如何?
黎秦
你在我的世界里这么出现了,我本以为你会与其他人一样随时光推移离去,而你和物理一样死死缠住了我的一生。
丁仪从来不文艺,毕竟他是现实的物理学家,现实的夸克只会不停运动,不会因为某个诗人一感动就偏离了轨道。
穿着拖鞋轻巧的越过满地的草稿,丁仪从来不觉得他用三角排列算草很乱,阳台上有章北海抽过烟的淡淡烟草味,丁仪愉悦的过去从背后抱住他,然后出其不意的被对方甩了一个过肩摔。
局长
“章北海你…”丁仪一个趔趄摔在阳台的沙发团子上,顿觉事情不对,抬头。
“你你你谁啊?!”
陌生男人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烟斗,侧身倚着栏杆。
“丁仪博士,”男人晃了晃丁仪的烟斗道,“有火吗?”
这个动作彻底激怒了丁仪。
南呱子
“有你大——”出于学者的自觉,丁仪努力把后半句没有骂出来的粗口咽了回去。他挣扎着想从沙发上爬起来,却又陷得更深,最后他只得无奈地放弃这一举动,这整个过程换来了男人的一声轻笑。
那人的表情似乎有些嘲讽,他把烟斗收入怀中,伸手借了丁仪一个拉力,把丁仪从团子里拽了出来。
“我警告你,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就算你没有恶意,你这也是私闯民——”
“时间不多了,我就长话短说吧,”男人看了眼手表,打断了丁仪威胁的话,“你能先告诉我这是哪个纪元吗?”
(……那你能先把我的烟斗还给我吗x)

清蒸三体人
“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把我的烟斗还给我。”丁仪揪住最后那点学者理智,双唇噏动默念着修身养性学无止境,试图将恼火强扭成平静语气。
那男人的手微微举起,四指并拢竖抵在丁仪胸骨左侧第二根肋骨到第五根肋骨处----心脏的位置。显而易见的威胁。
丁仪嘴唇有些僵地吐出一串数字,是男人要的纪元年,后者眉角不自觉挑高,嘲讽的笑敛成了一个下弯弧度。
“不可思议…真的成功了?”男人自言自语着原地踱步。在丁仪看来他像是个受时空穿越小说荼毒太深的家伙。
而下一秒,那男人动作迅速地环过丁仪肋侧,一把抓起他闪避退至承重墙旁。顶尖的物理学家密集的神经元竟只能让他扭头看一眼----
数分钟前在他身下的可爱团子,如一枚智能活体般踢踢蹬蹬起来,而后是让他瞬间暂时丧失所有听觉的爆炸轰鸣。
夸克
他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是摸了摸上衣口袋“烟斗……竟然还在?”丁仪纳闷自己有这样的行动和想法。然后才注意到身上略有褶皱但是干净完整的白大褂,以及身处家中的躺椅上,旁边的小茶几还码着烟丝,窗口涌入的阳光尽是柔和安逸,似乎这只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下午,而他只是在剥烟丝的动作中打了个小盹。
不对!丁仪捻起几撮长发,嗅出一股子硝烟的气味,刚才——似乎什么东西爆炸开来,他努力回想在那之前发生了什么——自己被人护住,那个人问了现在的纪元年。那个像是穿越者的家伙,是他带自己回来的?
书房的木门吱呀一声响,打断了丁仪的思考。
烟斗
白艾思看着抽着烟斗的丁仪,丁仪用死鱼眼盯着白艾思.
沉默半响,“这啥前啊.....”砸吧砸吧嘴,丁仪没把那句槽说出来,然后放下了烟斗,想看看白艾思会说些什么,白艾思走进屋里四下看看,脸上露着对屋内陈设大为不解的表情。
“教授...准备走吧?”决定暂时不予评论的白艾思说,
“艾思你先过来......”丁仪决定先套些话,指了指沙发“坐那吧。”
“教授...再不走出了地表电梯可就太晚了啊.”白艾思说着,但还是坐在了沙发上.
丁仪意识到这是去量子号之前的那个下午,他带上白艾思去看沙漠,还有那些沙丘,曼妙的曲线,想到这丁仪下意识抓了抓胸前的什么东西......
“那么,你到底是个什么?”
“哈?”白艾思显然没法回答这句没头没脑的发问。
“你很聪明,你进来以后,看见我这个书房,你有疑问,这很正常,你记得我的宿舍不是这个样子......”
“教授这是你......公元时期的家吧?你给我说过有些东西不在很不方便,打算定做些家具的吧.”
“很聪明,我前天刚完成这个事情,不过问题在于,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白艾思这时陷入了沉默,
“这间书房里没有镜子,我无法得知我的状态,你,或者这个房间的制造者给了我一个烟斗,这样我只用做一些极小的下颚动作,掩盖我对于胡子的感受,你们设下的这个谜题,是想我带着对这个房间的疑惑,和你继续前往地表,这个做法我暂时不得而知,但你还是给我留下了种种破绽,让我可以迅速的得知这些非正常现象,我现在可是公元时期的年轻人,你进来没问我是谁而是直接管我叫教授,这样说吧,你们设下这个问题考验我,却也十分简单,希望我能快速接受这些异常现象,与其到车上从后视镜上露馅,现在赶紧说,我们想我们都有不少事要做.”
话音未落,眼前的白艾思消失了,午后的阳光消失,阳台门口出现了一面镜子,镜中的丁仪反而沐浴在阳光中,
“非常好,丁仪博士。”镜中人开口了。
小火车
身为一名高素质人员,丁仪并未做出一些粗鲁的举动,只是将烟斗咬在嘴里,抽吸着烟草和香料带来的甜香味。
"你好。"置身于黑暗中的丁仪将嘴里的烟斗拿下。
"你很聪明。"
那是当然,丁仪悄悄翘起了小尾巴。
"你将会上天堂,"镜中人的手指穿透了玻璃,光滑的平面上泛起涟漪,苍白的波纹渐渐扩散到远方。阴影向丁仪聚拢而来,他试图逃离,但却毫无意义。"但也会下地狱。"
丁仪发现身体不知何时悬在冰冷黑暗虚空中,四周满是闪烁着暗红星光的陨石,冰冷的触感沿着四肢攀爬而来,使他打了个寒噤。
"我操你大爷!"
丁仪自梦中惊醒,眼前是章北海那张令人安心的脸。丁仪试着活动不断颤抖的身体,小心翼翼的蜷缩在海军大校的怀里。
【END】
意外的通顺意外的he
所以只有我一个人严格按字数来的吗…
爆字数的都是小天使!
最后一名小伙伴消失了所以小火车的就是结尾了w

评论(5)

热度(29)

  1. 开着小火车的老司机纪年章召忠 转载了此文字
    画风变太快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