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召忠

黑皮相。

祁同伟逃到破落屋檐下时,是一身黑衣。
哪怕是疲惫不堪的空当儿,他都坚持穿着那黑色衬衫黑色长裤和衣而卧。
后来啊,据侯亮平回忆,那时候祁同伟给他留了句遗言。


“我如果死在这儿,火化时就别剩下这身衣服了,一起烧了吧。”

——我的罪,怕是不配再穿那警服了,这黑衣黑裤权当做我的殓衣。
以后清明,你们这些师兄弟不必给我祁同伟扫墓,实在愿意,就给那死在孤鹰岭的缉毒队长去扫。

—————————————
自习课听着一分钱的儿歌突然哭出来的产物。

祁花走好,盼着来世的你仍带着那股胜天半子的傲气。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