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召忠

两个小怪物之间的谈话。

我是一个广义上的利己主义者,特别标准的那种。
这个广义呢,指的是所有东西都可以当作利益的得失来看待,包括情感包括精神,当然也包括物质。
我送了你花我开心=我付出了劳动获得了精神利益 这有利于我短期情绪趋向积极
我从来不带任何纯粹的善心同情心地去帮助一个人,我在帮助时从来都是由于这个行为会给我带来精神稳定/这个人在将来会对我很有用 所以我付出劳动来维持彼此关系
从来都是。
很幸运我有一个和我思想高度契合的挚友,我可以当面对这个人说出来自己真实的想法,并且她还很乐意接受,发自内心地认为这是对她的褒奖。
我说的是
“我和你建立起长久的友谊,在我看来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你对我非常非常有用。”
她特别高兴我这样讲。

然而离开这段谈话,我们仍然各自都融入不进正常社会的普遍观念里。
只不过她伪装的很好,看起来是很正常的样子。
而我自己知道我的伪装能力比起她差很多,甚至会露出很多马脚。
所以我就干脆把自己暴露在大家面前咯。
我心里的小怪物孵化了。
她还没有。

评论

热度(3)